廉洁,不仅是一个具有魅力的字眼,标识着公正、公道、正义、朴素、勤俭等内涵,而且在社会政治中具有重要的价值。自从公共权力产生之后,廉洁就成为许多社会公职人员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。古今中外,多少廉洁者得到了人们的尊重,不管社会空气多么龌龊这件事只能暂时搁置况且不说新娘得事情,社会生存环境多么恶劣,他们始终代表了一种积极向上的巨大力量,代表了一种希望。

  廉洁是一种力量,表现在廉洁者的浩然正气、无所畏惧上。大凡廉洁奉公者,由于他不以权谋私,不营私舞弊,没有“辫子”给人家抓,也没有把柄掌握在别人手上,一身正气,在执行公务特别是执法过程中,不必瞻前顾后,不必去照顾、平衡各种关系,所以就敢于碰硬、乃至敢于“把皇帝拉下马”。这就是廉洁者的最大特点,也是其力量的真正源泉。中国历史上的包拯、海瑞、魏征、董宣等之所以能秉公执木林便开口道:“操1一边道:“不过是六十两法,就在于自身廉洁、玉立冰姿。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在革命战争年代无往而不胜,就在于廉洁自律,深得民心,正如朱德所言:“生活俭朴,与群众同甘共苦,成为每个革命者所追求的美德。正因为如此,我党以及我党领导下的广大人民,能够在敌人重重包围和进攻的严重情况下,克服各种困难,终于战胜了敌人。”

  廉洁是一种力量,表现在廉洁者的人格感召力上。官员的威信源于何处?不是资历,不是权力,不是气势,而是人格力量。人格力量是一个自我建构、潜能蕴蓄的过程。从文化人类学的观点来看,人与动物的不同之处在于,动物以“完成品”的面貌来到这个世界,而人却是“半成品”,自然只使人走完了一半路程,另外一半尚待人自己去完成,因此,自己创造和自我发育,应成为人的活动主旨。在中国传统伦理道德范畴中,对于人际交往、立身处世、人格教化等道德内涵和道德行为的规范界定,以及对理想人格的希冀与描绘,多以君子、圣贤、大人、官吏等为榜样,充分说明身居高位者的道德面貌、人格力量对社会进步和历史发展的重要影响与表率作用。“上有克让之风,则下有不争之俗;朝有矜节之士,则野无贪冒之人。”从上个世纪60年代的焦裕禄到21世纪的郑培民,他们以其高尚的道德情操、伟大的人格力量和崇高的精神境界,鼓舞和感召了一代又一代党的干部,树立了共产党人的光辉形象,凝聚成了强大的精神支柱。

  廉洁是一种力量,表现在对腐败行为的威慑力上。廉洁者犹如一座高高矗立的丰碑,他们的高大形象足以使腐败者望而却步,胆战心惊。在腐败者面前,权钱交易、权色交易、权权交易都会畅通无阻,而在廉洁者面前,这一切都行不通。廉洁者主持公道,按原则办事,软硬不吃,令腐败者头痛不已,束手无策。廉洁者有了这种无形的力量,对于腐败者的处置就可以义无反顾、大刀阔斧、一抓到底、决不手软。而腐败者就截然相反,吃了人家的嘴软,拿了人家的手短,要了人家的心慌,所以面对别人就理不直,气不壮,软绵绵,没有任何力量。腐败者的软弱无力进一步衬托出廉洁者的无穷魅力和巨大力量。

  廉洁是一种是力量,还表现为一种道德自制力。在官吏所遵守的廉洁中,有三种不同的道德境界。“世之廉者有三:有见理明而不妄取者,有尚名节而不苟取者,有畏法律、保禄位而不敢取者。见理明而不妄取,无所为而然,上也;尚名节而不苟取,狷介之士,其次也;畏法律、保禄位而不敢取,则勉强而然,斯又为次也。”在这里自觉的廉洁比社会强制的廉洁高出一筹。只有自觉自为的廉洁才有真正的力量,没有自律作保证,廉洁就有可能转化为贪腐:有的人变贪是因为讲究口腹之欲,有的人是因为追求生活豪华,有的人是因为交结贪婪之徒,有的人是因为想为子女多留点财产。这样,“虽欲廉,得乎?”于是“忘耻”的便不择手段,“稍畏清议”的也会寻找各种贪污的借口。因此,行为主体在廉洁之德上只有自为自律,才能真正体现廉洁的力量,只有道德自律,才能使外在的社会规范内化为主体的自觉意志和行动。
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廉洁是一种力量



学校概况

2015/4/28 1:33:31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